郑州冷王化工

中原地区专业的干冰供应商
提供各种规格的干冰,产品品种齐全
冷王咨询热线:
18637102950

林夕:我57岁,写了4000多首歌,却没赢得一个人

作者:admin 发布日期: 2019-11-30 二维码分享

林夕为梦,梦为林夕

林夕原名梁伟文,只因仰慕当时影响歌坛词人林振强,便觉得林字那么美,于是想:“不如就姓林吧!”恰巧手边有一本简体版《红楼梦》,看到林字下面有个夕阳很漂亮,便给自己起了个笔名叫林夕。

从此,林夕为梦,梦为林夕。

这无意取的名字,却和他填的词、人生经历、感情故事如此契合,如同一场“梦”。

有人说听懂林夕是需要时间和阅历的,因为年轻时你只能听到他的词很美,但直到相爱后,才发现美背后的——伤。

林夕把感情里的分分合合,世间的纷纷扰扰都写进了词里,让多少人痛哭不已,抚慰千千万万伤心人。

愿凭一阕词,诉尽世间痴

林夕出生于香港,是父亲第三个妻子的第三个儿子。

林夕曾说过,他的童年一点快乐都没有。

他的父亲患有躁抑症(狂躁加抑郁),脾气异常暴躁,甚至林夕洗澡时间稍微长了一些,就要被父亲用脏话各种骂。曲折的童年经历,使他的内心变得阴郁而又敏感,一片树叶,一缕烟云,都可以引发他无数的联想。

他并没有往更加激烈的一端发展,常常保持缄默向内心去探询为什么不能以更好的方式来表达——这也许为他后来借词抒怀、托词喻意的词风埋下了初期的种子。

在那个永无安宁之日的家里,书中的世界成为了林夕的净土,他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“书痴”。

初中的时候林夕迷上了古典文学,读《红楼梦》、《宋词选》、《菜根谭》、《苏轼词》,而让他产生了写词念头的就是苏轼的《江城子》。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”

短短22个字,却说尽了心中的思念孤苦悲凉。恰好当时是港剧的黄金期,大量粤语主题曲的出现让他决心成为一个填词人。

轻描淡写,也伤人三分

从1985年凭借一首《曾经》进入歌坛后至今,三十多年的时间里,林夕写了4000多首词,写出了爱情里的悲欢离合,写出了成长的喜怒哀乐,每个人都能在他的词里找到自己的影子。

他把感情里的得与失、欢与痛,都写进了歌词里,他的歌词让人那么伤心,又让人那么欣慰,愿意听他的歌曲悲伤一会儿,愿意听他的歌去宽慰一会儿。

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的林夕,擅用各种修辞描绘缱绻情感,排比、比兴、象喻是其常用的手法,用婉转曲折甚至隐晦的方式摹饰复杂多变的情感。

高晓松说:夕爷是高山仰止,古典的底子能把现代的荒诞作出来,他是好的,能写出“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”的也许大有人在,但能在后面跟上“天空海阔,要做坚强的泡沫”的就只有夕爷了。

安妮宝贝说:林夕是高手,轻描淡写,也伤人三分。

小柯说:可能也只有他能做到,每一句歌词都有价值。

可更多的人说:他不认识我,却是了解我的人。

无法诠释的凄美,都是你

都说听林夕的词可以找到自己的故事,但林夕所有的词只有一个故事。他说:“我写了那么多歌词,却始终赢不到一个人。”他的爱情都在他的词中,他的感情倾诉始终只为一人。

这个人就是——黄耀明。

当王子爱上王子,惊天动地爱恋过。

曾经,有一个主持人问林夕,黄耀明对他的抑郁症有什么影响,林夕直言:“他就是我抑郁症的起源。”

音乐上,两个人是亲密无间的合作伙伴,林夕缠绵悱恻的歌词,和黄耀明妖娆妩媚的嗓音配合得天衣无缝。

情感上,似有似无,但林夕一直“扮演”着一个苦情的角色,当然事实究竟是怎样,也许只有当事人知道。

歌里的爱情缠绵悱恻

据说林夕、黄耀明以及另外一位好友,曾经一起去日本看U2的演唱会,结束后相约二丁目见面,但等了三个小时却未见人。结果黄耀明爽约与黄伟文去看演唱会,林夕没有等到心爱的人,失落地在二丁目游荡。回到香港后,林夕把这段经历写成了:《再见二丁目》。

当时的林夕,并不认识杨千嬅,只是听到她录的Demo,觉得她唱出了自己当时的心情。所以他决定要偏心杨千嬅,要把好的词都给她唱。

连夕爷自己都说:“原来我非不快乐,只我一人未发觉。”是我写的悲哀的一句歌词。

多少人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这句歌词,会忍不住流泪。也许这首歌听..遍,你不会有感觉,但是到了特定的场景,特定的人生阶段,这首歌越听越感同身受,就像是原本以为堕入深渊、万劫不复,却在不经意的瞬间看到一束光,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,恍若新生。

还有这首《假如让我说下去》,也是一件真实的事情。

林若宁在《林夕字传》的批注说:听说在某个天摇地动的十风球晚上,夕爷床头惊鬼天花掉下,生离死别的刹那又地,眼前闪灵一位旧情人面孔,于是誓要一个临别通电,生怕下一站去了天国怎么算。可惜有词要赶,结果只好化惊慌为力量,一整晚的风急雨高换来赚人热泪。

离开后,不应再打扰爱人。不仅仅是因为出于道德,也是对自己的饶恕与保护。继续纠缠,又有何意义?失恋的你,或者过了热恋期的你,有没有心酸的感觉?

“我与王菲是没有名分的夫妻”

林夕说把经历中提炼出的智慧与体悟,都交给王菲来唱,因为她的声音中有冷淡与疏离感,既贴合了王菲的个人风格,又贴合她的清冷嗓音。

《暗涌》这首歌讲的是暗恋的故事,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往往自己就变的特别卑微,不能阻止自己陷进去也充满了不安和失去的恐惧。

而这首歌也是他写给黄耀明的,明知会被拒绝却也不敢挑明的心情,如同波涛暗涌!“我的命中命中,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。”而黄耀明也有“黄美丽”这个称号。

林若宁说:“读过一段林夕专访,他说写歌词就是要不停挖自己的伤疤,再在伤口上撒盐。事实上,他真的以写歌词写到眼泪鼻涕一起来为荣。《暗涌》字字皆苦不知由多少生关死劫熬成。”

1999年,王菲刚和窦唯离婚,一时闹得沸沸扬扬,而当时林夕也遭遇大失恋,患了抑郁症,他想了很多的方法去理解哀伤,还有放下哀伤,于是写了这首《百年孤寂》送给王菲,也是送给自己,希望两人都能走出困境,拿得起放得下。

背影是真的,人是假的,没什么执着

一百年前,你不是你,我不是我

悲哀是真的,泪是假的,本来没因果

一百年后,没有你,也没有我

而这首歌又开导了多少失恋的人,就像音乐评论人说的:爱过恨过,为自己好好活,这一路上大雨滂沱,证明你曾来过,而我们彼此也不过只是过客。

后来,黄耀明公开说:我和林夕的故事,都是无聊的绯闻。所以林夕就写了这首《花事了》。

让我感谢你

赠我空欢喜

记得要忘记

和你暂别又何妨

相爱时,打嗝都是动人的,不爱了,连一句承认都是奢侈。

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

林夕说“十年难出一个陈奕迅,他唱歌不靠技巧,而靠感情”,所以他把对人生的感悟,都给了陈奕迅,既贴合陈奕迅本人深情浓郁,大胆多变的风格,又能表达自己想要的情感。

陈奕迅的《明年今日》,也就是粤语版的《十年》,而两首歌都是由夕爷填词,因为填词的时间不同,所以表达的情感也不同,而对于刚失恋的人来说,《明年今日》更催泪一些,就像刚分手的时候那种痛苦,说放下很容易,可是经历过的人都知道,多年的感情一旦结束,被分手的一方往往难熬。回想一起走过的那些年,他甚至是你的全部。

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

竟花光所有运气

到这日才发现

曾呼吸过空气

失恋的人都会思考的一个问题:遇到你究竟是幸还是不幸?

林夕给了答案:在有生的瞬间能遇到你,竟花光所有运气。

陈奕迅唱《富士山下》,其实是夕爷对爱情的感悟:爱情就像富士山一样,看着很美但是不能私自拥有,逛过一圈,欣赏过了,就够了。

夕爷曾经亲口说过:“ 他见过美的景象,就是有一年跟一个人去日本,在东京塔上观景,这时候下起了雪 。” 他说:可能再也看不到那么美的景象了。那个人想必就是明哥了。

人活到几岁算短

失恋只有更短

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

忘掉我跟你恩怨

歌词中有一句“留在汽车里取暖,应该怎么规劝怎么可以将手腕忍痛划损”, 夕爷曾在《志云饭局》里说:自己在98年大失恋的时候,想过在浴缸里自杀。

十年后对这份感情在慢慢地释怀,让整首词感觉像是在左手安慰右手一样,把道理一点一点说清,来“化”心中那份经历,回忆和感情。

陈奕迅欣然答应,随后就有了《黑择明》。

死亡迟早都找你,切勿凭自己

林夕也曾在颁奖礼上说过,曾收到过抑郁症粉丝的来信说,这首歌陪他度过人生艰难的时刻,将他从自杀的边缘拉回来。

林夕与张国荣的情谊就像左手跟右手,彼此熟悉了解且心灵相通。他对哥哥的感情很深,而且某种意义上,找哥哥来诠释歌曲,也是诠释自我。

他明白他的介怀与彷徨,懂得他佯装的坚强和背后的忧郁。在心灵乏力没有支撑的时候。

当初这首《我》,哥哥张国荣,只给了一句开头“I am what I am”,然后问林夕,你知道要写什么吗?林夕说:知道。

然后就有了“我就是我,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”,张国荣也说,这是喜欢的一首歌,后来的演唱会上都会唱两遍。

这是林夕写给哥哥的,又何尝不是写给自己的,他们是彼此的知己,或者又早已融为了一体。

未曾得,已失去

林宥嘉有一首歌,叫做《心有林夕》,其中有两句歌词是这样说的:

多想有个林夕躲在心中描述

感情的起伏和不想掩饰的痛苦

感谢有个林夕在心中陪我哭

这是填词人蓝小邪致敬林夕的一首歌,也说出了无数网友的心声:林夕的歌,换个心情再听,总是忍不住流泪,因为只有他懂我。

男朋友有点冷战了,我不理他,他也不主动找我。

偶然间听到《shall we talk》,这首歌我很早之前没谈恋爱的时候就听过,当时觉得并没有什么特殊感受。

直到这次,再听到那句“若沉默似金,还谈什么恋爱。宁愿在发声机器面前笑着忙。成人只寄望收获,情人只听见承诺。为何都不大懂得努力珍惜对方。”

就觉得林夕在骂我,甚至是给了我一巴掌。

在谈恋爱之前,男朋友追我,我因为很多事一直没有答应。但是我也喜欢他。

听到了《怯》。

期待你的花会开,其实我自己也都讨厌期待。恐怕正是真正恋爱。

痛恨明日也许分开,这么不知所谓怎么爱。

为何还没有初吻便要怕失恋,约会未完便挂念。

换句话说就是:我的难过与悲哀林夕全都知道。

有的爱,可以转身各自天涯;有的爱,即便挫骨扬灰,仍如原上草,一岁一枯荣。

有人说,林夕捧红了那么多人,令他们登峰造极。但无论是天王还是天后,Eson亦或是杨千嬅,唱的都是同一场风花雪月。

医得眼前疮,剜却心头肉。

所以,每一首看似量身定做的背后,都是一颗爱而不得的灵魂在歌唱。不是一个人成就了这么多人,而是这么多人成就了一场心甘情愿。

而生之悲凉,想来想去,无非就是那样的两句:未曾得,已失去。